美顶级传染病专家遭威胁 特朗普:攻击他会有大麻烦


因为身在隔离点,现代快报记者请樊瑞录制了一段视频。录制前,樊瑞打趣地说道,“隔离时非专业人士理的发,形象不是很好。”镜头里的樊瑞穿着白色衣服,戴着眼镜,或许是因为面对镜头,他显得有些紧张。“我希望体内能产生抗体,希望试验顺利量产,希望疫苗能消灭新冠肺炎,这是我作为志愿者最大的希望。”

樊瑞是家里的独子,父母都在江苏老家生活。接种两天后,他才把这件事告诉父母,“当时比较急,我就没想起来。”两天后,得知此事的父母非常担心。在耐心和家人沟通后,樊瑞的父母渐渐接受了,“我们现在每天都视频。”

3月19日,得知自己符合条件的樊瑞,当日接种了疫苗。当时有10多位志愿者一起接种,他的编号是“005”。“针扎进去的时候是没有感觉的,我问了好几个志愿者都是这样。我也有和其他志愿者聊聊天,心里还是挺平静的。”接种疫苗后,樊瑞就住进了隔离点,进行为期14天的集中隔离观察期。

社会隔离的要求更让他们再度面临两难:是冒着感染风险外出工作,还是待在家里陷入挨饿的境地。

据《印度报》(The Hindu)3月28日报道,当月26日,印度城市孟买报告了四例来自贫民窟和群租房的新冠肺炎确诊病例。贫民窟拥挤的居住条件意味着社会隔离只是空谈,极易发生新冠病毒的聚集性传染。

全国封闭令让印度成千上万的日薪工人因难以为生不得不回到家中,又因封闭令不得不徒步回家。据《卫报》报道,那些蜂拥而上,试图登上回家巴士的工人因违反了“社会隔离令,还会遭到警察殴打。

http://zkres.myzaker.com/img_upload/cms/ck/img/10169/2020/03/29/1585461660.jpg/enpproperty-->

但是,印度国内工人的困境引起人们不安。印度媒体The Print创始人古普塔(Shekhar Gupta)在社交媒体上说:“人在危机中自然会想回家。如果被困在海外的印度学生、游客和朝圣者希望回国,那大城市的劳动者们也一样,他们想回到村里的家。我们不能派飞机把一批人带回家,而让另一批人步行回家。”

据半岛电视台3月29日报道,莫迪已就近日混乱状况向印度贫困阶层致歉,请求他们“宽恕”他所采取的严厉措施。但他仍强调,封闭令与社会隔离令是打赢“抗疫”之战的必要措施。

CNN报道援引印度新德里尼赫鲁大学经济学教授阿伦·库玛(Arun Kumar)的话说:“他们是无组织工作者,不上班就没有报酬……与富人不同,他们没有钱囤积物资。”